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陕西一公交司机停车逼迫乘客让座 引发争议

  公交司机停车逼迫乘客让座 这善意让人吃不消

  公交司机泊车强迫乘客让座,表面上是为了维护公共道德,却违反了更根本的道德:职业道德和职业操作规范。同时,还违反了乘客与公交公司的合同义务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近日,在陕西西安,一位老太太抱着孩子上公交车,司机梁师傅用广播和喊话提醒乘客让座,全车迟迟不见有人行动,梁师傅索性将车停下。或许过了5分钟,一位中年男乘客站起身,给这位老人让了座,梁师傅才重新启动车子。事后,梁师傅的行为引发争议。

  争议声中,多是对公交车司机是否有权深度参与其中并停驶的行为进行探讨,并不波及该不该让座的问题。但是,一篇媒体评论却将让座视为乘客的合同义务。由于实行合同是民事法律关联中的必定义务,这相当于变成了乘客的法律义务。

  作者以为,“公交司机到站开门,就意味着向乘客发出要约,乘客有权利选择是否成立运输合同。而只要乘客上车就意味着他作出了某种承诺。”这种许诺就包含了“礼让爱心座”的义务。评论的角度颇为新颖,联合了民法和合同法相关实践,结论看起来好像顺理成章。但是,这个结论却有着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  为乘客设置让座的“合同义务”,混杂了“道德义务”与“合同义务”的概念。对道德的倡议应与合同区别开来。公交车上设立爱心座位,并提示将座位让给“有需要的人”,是对公共场合的道德倡导。在公交车上让座,与在其余公共场所对公民的道德要求并没有实质差别,这类被称为“公共道德”的规范,因为其认定的难度、行为的广泛性而难以在法律规范层面进行调整,只能通过社会以建议、负面评估等方式进行道德约束。

  在一定的前提下,公共道德的确能够作为合同义务的一部分进行规范,好比用人单位对职工衣着言行提出要求。但在这里,合同义务的相对人是断定的,单位对哪些行为是制止的也有着清楚界定,对违反相关行为进行的处理明确详细。可以看到,义务的肯定,必需有可以明白的边界,任何可能进行模糊判定的义务,都不能成为合同义务。

  我们再看看,公交车上的“礼让”,是不特定的人与不特定的人之间产生的关系。假设“让座义务”存在,那么统一个乘客,可能在不同的另一乘客眼前有着不同的权利义务。打个比喻:一个60岁的白叟,在40岁的人面前,他是权力人,享有受让“爱心座位”的权利;但这时忽然上来了一个80岁的人,他是否应当成为义务人?是否应当把座位让出来?事实上,公交车上“有需要的人”本就是一个相对概念,而不是一个相对概念,这就决议了无法用一个统一标准来规定谁享有受让权利、谁负有让座义务。

  再比方“老弱病残孕”中的“弱”, 对男人来说,女人就是“弱”;对成人来说,未成年人就是弱;对身体强健者来说,身材瘦弱者就是弱;对晨练者来说,下夜班的小伙就是弱……更别说对于“病”者来说,更是无法直接认定的,那么,这个权利义务又如何来确定?如何能在一眼之间,认定谁是权利人,谁是义务人?

  对于公交车与乘客间的合同关系,实在非常简略:平安及时地将乘客送到指定地点。公交车上的道德,是公共场所的道德内容,公交公司有义务进行一定水平的提示和提倡,但却不应当成为道德裁判员。公交司机停车逼迫乘客让座,表面上是为了维护公共道德,却违反了更基本的道德:职业道德和职业操作规范。同时,还疏忽了乘客与公交公司的合同义务。

  在公交车上,对于该不该让座的断定,应当模糊一点,更具善意一点。不要用自以为是的眼光对待没有让座的人,过于精准详细的指向,往往会对道德发生更大的损害。

  道德范畴的事,提示到就好,频频按提示音,甚至直接停车“逼让”,都是一种充当道德法官的行为,岂但解决不了道德问题,反而会增添他人戾气。许多公交车上的矛盾,都可见频频按提示音在前、摩擦在后。司机过后表功“我一直按提示音却没人让座”,但事实上,假如不频频按提示音,人们并不会这么敏感。

  对座位的需求,不妨对别人多点宽容心,多点含混善意。否则的话,公交车还真没法开了。

Copyright © tjbca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娄底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